2017-04-02

anniversary

哇,今天驚覺,原來距離生病開刀的日子,已經三年了!我存活了三年!

好難回憶這三年是怎麼過。生病後父親過世,工作上莫名其妙被人誣陷,我的世界垮得還真徹底啊。有趣的是,我還是我,我只是有種很強烈的感覺,不知道大環境現在演的這一齣戲跟我的關係。需要重新建立連結的迴路。

以前相信的人跟價值崩解了(原來很多人口中宣稱信奉的那些價值其實敵不過自利的動機)。我覺得儒家的思維太迂腐,僅強調善的、道德的一面,卻沒有提到人性有多醜惡,所以一切都是來暗的。倒不如印度教擺明了就說,人心有善惡兩面,永遠兩股勢力都在競爭。於是我們可以警醒的告訴自己,不要讓惡的那一方過於壯大。

或許崩解後就是新的關係建立的開始。我想,我應該要振作,好好享受我的生命了!

2017-01-03

陪伴與界線

https://news.readmoo.com/2016/12/28/accompany-with/


看到一篇好文。近來一直碰到這個詞,「陪伴」。陪伴是什麼?就是坐在那裡看電視陪著你,也算是陪伴嗎?陪著你說話,陪著你去做有的沒的,算是陪伴嗎?

NO, 不是形體上的陪伴,而是一種心理上的陪伴。

心理上的陪伴的具體實踐形式是什麼呢?聆聽,回應,對話。

OK, 那萬一整個人被負面抱怨侵蝕呢?這就是這篇文章想說的,陪伴者必須畫出自我界線,免得環境變了自己也跟著流轉的亂七八糟。



「畫出界限」並非是「自私」的表現。「自私」的做法是自我中心的只為自己著想,認為另一個人的事情關我什麼事,採取不聞、不問、不關心的態度。「畫出界限」是,我知道我和你是不同的,我的感受與需求不會是你的感受與需求,因為我知道這樣的不同,所以我尊重與包容你所呈現出的模樣與狀態,但這不會干擾我,我仍知道自己的立場與角色,甚至是我的感覺與想法。
而唯有畫出情緒的界限,一個陪伴者才能真正做到包容、尊重與接納,不會過度的背負另一個人的情緒責任,也不會過度將自己的情緒拋給對方。當情緒不是混淆的來來去去,含糊成一大塊時,陪伴才能真正的發生。

摘錄自:https://readmoo.com/book/210032957000101

2016-04-03

教育的三兩事

自從掉落到所謂的"偏鄉",但實際上是我養身體的絕好場所,我也接觸了一些以往沒有接觸的領域。基礎教育,偏鄉處境。其實我對偏鄉處境一點都不陌生,但最大的差別其實在於「介入」的態度。現在的單位在面對到這些處境時,必須積極的思考介入的方式,這對一向受到對於真實處境「退避三舍」、「思考再三」的鳥類學訓練的我而言,是非常不熟悉而尷尬的。

但在其中,我卻不時地反省到我作為一個被制式、競爭的教育體制培養出來的人格跟視野,到底出了什麼問題。

例如,學校分數取向的教育方式,讓我學會了只要考好試,我就可以獲得「自由」:不被打,可以出去玩,可以有自信的交友。但是除了考試之外,我其實沒有學會問自己,除了喜歡、擅長之外,我的能力跟社會可以發生什麼關係,或者我被培養出什麼世界觀。這個部分應該是「社會科」之類的課程應該要帶給我的教育。但是在「社會科」時間裡,我們似乎只花了時間背誦跟記憶,而沒有思考我這個人的能力跟喜好可以怎麼跟社會發生關聯。

這個關聯性的建立,我覺得非常重要。除了認識社會議題,也去思考個人在社會中的處境,這不就是「社會科學」思考方式的基本架構嗎?

像是現在的食農教育,我沒有學習過透過認識食物跟環境的關係,藉此培養比較全面的對社會與世界的看法。所以現在一步一步的在認識食物、食物里程、食物履歷、以及對環境友善的耕作方式等,我在吃東西的時候,這套知識會在我的腦中運作,連帶的會影響我如何購買食物。然而,這一切我也是生病後才[有時間]學習。我想多數成年人也是這幾年才開始學習這意的知識,以及思考個人與社會如何在生活細節中產生關係吧?(還是只有我?嗚嗚)

而我覺得,鳥類學的訓練,比較偏向一個「傳統知識份子」,自外於政治與社會關係之外。如果說,鳥類學是一門理工科學,那也就算了。但鳥類學的研究對象就是人跟社會,到底怎麼樣自外呢?難不成學習者都精神分裂來著?

還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消化跟轉化這些經驗。很多時候,說真的,我還是只想要懶在床上無盡的休息...(怎麼休息這麼久了還不夠呢?)

2014-09-24

沒有學過的事

很久沒更新這裡,是因為我去了一家很糟糕的大學工作。五門課加上當導師、大小瑣碎的行政工作、幾乎每週都有兩三個會、各種課程改革說明會、一個學期內要制定新的系所課程調整,大家開會時根本沒有討論學生屬性跟課程的內容適合度,只能快速的填空,然後把東西硬擠出來。接著評鑑,然後還被逼著要寫國科會計劃,我經常兩天睡一次,上完課一進辦公室就昏在沙發上,直到自己驚醒,趕緊起床準備下一堂課。

接著,我就生了大病,請假開刀,並進行化療至今。

這是一間非常離譜的大學,看了一些報導,原來像我這樣處境的人不少。台灣的教育體系真的出了很嚴重的問題。現在因為少子化,招生不足。接下來大學要縮編,近幾年應該會關掉五十間大學,老師競爭又更激烈,形成很悪質的文化。再看看工作內容,繁瑣的很離譜,而且完全是為了應付上級的評鑑,把老師當文書用,每天都在生產報告給上級看,甚至沒有針對教學有多花心力,一整個本末倒置。

一個體制的設計中,如果有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時間都在處理行政文書作文比賽,只剩下百分之六十的時間處理真正的工作,這種體制存在的必要相當堪慮(當然,我可能講的客氣了,可能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時間在處理這種鳥事)。

工作環境這麼惡劣,人才當奴才用,不僅沒有尊嚴,也失去健康。很無奈到,不知道該怎麼結尾了。

2013-08-10

百感交集

這兩天跟舊同事惜別,江湖大哥平常在公司是我的小弟,我罩他。到了外面,他罩我。鐵漢柔情,喝了酒後,話特別多,依依不捨。

今天請老闆以及其他研究員階層的同事,大家嘻嘻哈哈,說說笑笑。只是說,某種淡淡的哀愁還是在席間散開來。

下午去跟一位從來沒有時間好好聊聊的同事話別。相談甚歡,以及,某種相同處境的感同身受。心疼,一路的辛酸,跟社會接軌的使命,自己的研究,這些認真的阿呆們還是樂天的堅持著理想,同時想著為社會服務。我感觸好深。

看著逐漸清空的房間,起身拿著封箱膠把一箱一箱打包好的東西封好,準備前往另外一個地方。百感交集思緒紛飛,加上酒精引起的頭痛。原來,這就是依依不捨的身體感。




2012-11-26

跑步成癮

以前我覺得跑步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。我一直是屬於爆發型的選手,所以小時候都是被訓練百米,跳高,附帶的是跳遠(因為跑得快所以衝力大?)。最喜歡的運動是打排球,整個高中生涯的下課時間,要不是去打排球就是去打撞球跟桌球,想也沒想過去做孤僻人才去從事的運動:跑步?!

自從年紀大了,變成椅子動物很久,以前自豪的健康身體開始衰敗。我真不懂,我為何要放棄運動這件事(當然因為是教練害的,當時田徑隊的訓練太辛苦,早晚四十圈操場真的很要命),於是我開始拖著衰敗的身體,疼痛的下背,開始跑步。開跑其實是在美國,從洛杉磯市跑到了爾灣,從2miles進步到5miles,我的身體不適就這樣消失了,身體也愛上了跑步的感覺。好難想像,我開始跑步,竟是不久前的事?!

回台開始參加馬拉松,認識一群跑友,後來跑友持續的增加中,被我揪成跑友的也持續增加中。在跑步時單純的跟自己的呼吸,跟路面,跟環境的對話,都是在釋放工作與人際上的壓力。偶爾遇到紅燈時,大家集體狂奔,顯得像是小孩一樣的高興;或者我講一些參賽的趣聞跟運動知識,這樣邊跑邊聊,就像是以前那位光頭加州佬,一路上總是努力的照顧我跟我講話一樣:要讓你的跑步夥伴開心愉快的跑下去。


關心跑者適時的給予鼓勵,真的是跑下去很重要的因素。這回在太魯閣,我因為肩胛骨抽筋而頹喪的當起步兵,一位老外湊上來,攬着我的腰(好吧,便宜你了,你不嫌我全身是汗的話)跟我說:「gogogo!」 然後還叫我微笑他近距離拍了我一張照片。因為他的熱情,我提起一口氣,又開始跑了起來。有時候,你不是沒體力,而是沒意志力,需要別人一句斬釘截鐵的鼓勵,你才會又重新吸一口氣,堅持下去。另外一名激起我鬥志的,是在背上寫著「關門馬跟我跑」的六塊肌男。他到處鼓勵他人,實在是太吵了,所以我就鼓起一口氣,在最後三公里的地方開始衝了起來,還可以跑到pace 6。在最後1k時,跟一位大哥相伴跑了一會兒,兩人都快要精疲力竭了,所以誰也超越不了對方。兩人速率相同的在隧道中緩緩前進,肩並肩,實在要甩開對方也不可能,於是大哥就開口了:「真的很榮幸能在這個狀態下跟你一起跑。」我虛弱的對他點頭微笑。我知道這句話不是客套,也不是好色之徒搭訕語,而真的是我們撐過了41km, 在盡頭前相遇,互相陪伴著這最後的精疲力盡的1公里。

人生又何嘗不是?遇到願意幫助你鼓勵你的人,真的是三輩子燒好香。在太魯閣的一萬名跑者中,在關鍵的時候遇見這三位給我鼓勵,讓我繼續提起正念。這真的是一種正緣吧!

希望接下來的人生,正緣充滿!

2012-11-25

敏感體質

我想,我最近確定了一件事,就是我真的是敏感體質:也就是我對其他靈魂的負面能量過敏的意思。

從小到大陸陸續續有一些狀況,我都蠻鐵齒的不相信,或者故意忽略。但是,我想我必須正視這件事了,以免我因為不舒服的感覺而躲避某些朋友,心理對這種狀況產生猜測,並造成人際上的誤會。

小時候大約十歲左右,我看見過什麼,以及我的四肢上曾經出現過黑色手印,曾經狂睡兩個星期沒有辦法清醒很久。但是過了十歲之後,我就逐漸的沒有這些難以理解的狀況了。後來是因為遇到一些生活狀況不好(也就是負面能量比較強大)的朋友,我就會有一些頭痛的狀況,嚴重的有讓我全身失去力氣。所謂的負面能量的產生,可能是對方生活不順,遭受重大事故,心生怨念等等,這些狀況都會影響到我。在我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,我會害怕,並且躲着這些人。但是我現在知道了...至於為什麼知道,其實只是被人點醒了而已,也沒有什麼特殊的。加上有些事情的印證,我想,我也就不要再故意忽視這些事情了。

例如,最近去了某個墓地做了探勘,離開後就覺得後腦非常痛。一起去的朋友本身有修密宗,就放了某段經讓我聽,我聽了馬上像是抖落身上的塵埃一般,後腦就不痛了,還舒服到立刻睡意襲來,小睡了片刻。

做了這個announcement就代表,我應該有判斷以及處理的誠意(能力還要培養),而不會用judgemental的態度來面對這些讓我不舒服的狀況了。

誠心祝福大家善待自己的靈魂,讓它平安喜樂~(這樣我就不會對你的靈魂過敏了)